精選好文億元大單頻現、保險金信託緣何越來越火?

2023 年 6 月 6 日

保險金信託,作為信託和保險跨界合作的產物,越來越受到高淨值客戶的青睞。

繼5月18日太平人壽與華潤信託簽署保險金信託業務合作協議後,5月26日,人保壽險宣佈,其與中誠信托簽下了億元保險金信託大單。

事實上,近年來,保險金信託已成為國內高淨值人士最青睞的金融工具之一。它在提供人身保障功能的基礎上,很好地滿足了高淨值人群家族財富管理與傳承的需求。

 

保險信託到底是保險還是信託?

實際上,關於保險金信託的定義,在《信託法》或《保險法》中均沒有相關表述。保險金信託是行業內借鑒域外經驗和做法創造的概念,雖然不一定確切,但反映了該類信託的實質,即融合了保險與信託雙重特徵。

2023年3月正式發佈的《關於規範信託公司信託業務分類的通知》中,劃分了資產服務信託、資產管理信託、公益慈善信託三大類共25個業務品種,家族信託、家庭服務信託、保險金信託、特殊需要信託、遺囑信託等均被列入資產服務信託大類下的財富管理服務信託類別,行業轉型更加回歸信託本源,業務分類更加合理細化。
而保險金信託這一稱呼在官方層面也被確認,並明確保險金信託是指單一委託人將人身保險合同的相關權利和對應的利益作為信託財產,當保險合同約定的給付條件發生時,保險公司按照保險約定將對應資金劃付至對應信託專戶,由信託公司按照信託檔管理。

另外,中國信託業協會的專題研究報告中對保險金信託定義為:一種創新財富管理形式,其將保險與信託兩種財富傳承工具相結合,具有保險與信託制度的雙重功能優勢,可以有效服務高淨值客戶的財富保護、傳承和管理需求。

早在2014年,國內就落地設立了第一單保險金信託業務,不過當時全年僅有客戶十餘人,隨著保險金信託業務在近幾年中的爆發,如今設立保險金信託的客戶已超過萬人。

 

為何保險金信託逐漸成為財富管理市場的“寵兒”?

 

專家認為,一是因為市場有需求,二是因為金融機構轉型所需。

平安信託高級董事總經理宮麗平表示,作為“保險+信託”的組合,保險金信託將保單與信託的優勢結合起來,既利用了信託的風險隔離、財富傳承等功能,也利用了保險的杠杆、風險管理、保障等功能,進而實現“1+1>2”的效果,一次性實現客戶資產保值、風險隔離、定向傳承、精神引導等財富管理和傳承目的。

業內人士認為,保險金信託可作為家族傳承業務的入門級產品,將保險的杠杆作用與信託的資產隔離和定向分配功能有機結合,覆蓋受益人全生命週期,為高淨值客戶家族財富傳承保駕護航。

對於險企而言,佈局保險金信託不僅能夠驅動保費增長,更重要的是能夠獲取高淨值客戶、開拓高端市場。對於信託行業而言,信託公司發力保險金信託業務也是轉型所需。

2023年3月20日,原中國銀保監會發佈《通知》,將現有的信託業務進行了分類:資產服務信託、資產管理信託、公益慈善信託。保險金信託屬於第一類“資產服務信託”,並進一步將保險金信託細分歸入“資產服務信託”下的“財富管理服務信託”類別,明確了保險金信託的具體定義。

在信託業內人士看來,信託已經從簡單的金融工具逐步演變成為職責更為豐富的受託管理人,基於客戶需求的信託目的實現,才是信託回歸本源和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美好生活需要的關鍵。

 

保險金信託“出圈”,高淨值客戶下一個“標配”?

作為一個新興工具,保險金信託具體是如何發揮財富傳承、保值增值及稅務合理籌畫作用的?

案例顯示

北京一位擁有規模資產的市民,風險偏好較低,對身故後遺產傳承及保值增值等有很大顧慮。今年初,該客戶找到XX人壽保險公司,經過詳細的風險與資產評估,保險金信託模式獲得該客戶的認可,3月底完成保險合同身故保險金受益人變更,這亦是該公司北京銀保首單保險金信託。

另一個案例中,李女士與張先生是再婚夫婦,有一個兒子。李女士在前一段婚姻中還有一個女兒,正籌備結婚。李女士與丈夫曾口頭協議給女兒千萬級嫁妝,此後女兒與家庭財產分配無關。但她擔心若當下就傳承資產,怕女兒婚姻有變;若當下不傳承,又擔心丈夫反悔。

經多番諮詢和權衡,李女士為女兒投保了一份10年期年金保險,並設立了一只保險金信託,將保單及剩餘現金放入信託,由信託公司履行資產管理和繳納續期保費責任。同時將女兒及未來外孫(女)設置成兩個順位受益人,在購房、創業、生育等不同人生時點,定向、定量分配信託利益。

“保險金信託兼具保險和信託的雙重優勢。保險金信託可對保險金的使用及分配進行規劃,補足了人壽保險產品大多只能進行剛性分配的缺陷。”業內人士稱。相較家族信託動輒千萬的投資門檻,保險金信託門檻多在百萬至數百萬間。

在稅務籌畫方面,保險金信託亦可發揮特殊優勢,有業內人員表示,保險金信託可讓諸多現金資產,在儘量“低成本”的狀態下,進行有效的定向傳承。

從實操層面看,目前市場中較常見的是以人壽保險或年金保險合同的身故保險金請求權作為信託資產。XX人壽保險公司相關人員表示,這一模式受到廣大高淨值客戶認可,一線城市需求更甚。

作為新興的財富管理方式,保險金信託滿足了高淨值人群保值增值、財富傳承、稅務籌畫等多維需求;當然,對保險公司而言也是一種機遇。

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魏迎寧在近期舉辦的“2023保險與信託創新發展論壇”上表示,我國壽險當前正處於轉型、創新、高質量的發展階段,保險金信託等保險的延伸服務正成為險企提升競爭力的重要途徑。在業內人士看來,在眾多因素加持之下的保險金信託,有望被視為高淨值客戶下一個“標配”,市場發展潛力可期。

 

文章來源:上海信託圈

台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307號10樓之1
02-2712-8897

Follow us

合作夥伴

加入好友

Copyright © 2020 ICIA International Chinese Inheritance Acade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