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好文新華信託破產只是個例,不用過於恐慌!

2023 年 5 月 31 日

新華信託生於1979年,卒於2023年,享年44歲。

新華信託的破產只是個例,是諸多因素疊加作用後發生的小概率事件,不會對信託行業產生實質的影響,更不會對金融體系產生實質性的影響。不用過於恐慌。

近日,新華信託破產又刷屏了!

2023年5月26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發佈公告,於當日裁定宣告新華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破產。

新華信託成為2001年《信託法》頒佈後第一家破產的信託公司,也是自2007年6月1日《企業破產法》實施以來信託公司破產首例。至此,國內68張信託牌照減少為67張。

於是,信託牌照的稀缺性受到質疑,出現了各種負面言論,諸如:“一張都不能少”只是一廂情願、信託機構黑天鵝等。

其實,早在2022年7月6日,原中國銀保監會官網公告表示,同意新華信託依法進入破產程式。彼時新華信託就已經確定破產,2022年中國信登的成員是67家信托機構,已經沒有新華信託。

在编者看來,新華信託的破產只是個例,對信託行業影響有限,對金融體系不會產生什麼實質性的影響。原因如下:

 

1、新華信託本身在行業中基本沒有存在感,不是“巨無霸”機構。

根據新華信託被接管前一年2019年年報顯示,2019年全年營業收入1.71億元,淨利潤1558萬元。

2019年信託行業已公佈年報的66家信托公司中(國通信托、雪松信託未公佈),66家信托公司營業收入累計1166.86億,新華信託占比0.15%;淨利潤累計526.28億(其中包括了安信信託虧損的39.71億),新華信託占比0.03%。新華信託各項數據在68家信托公司中的占比約等於0。

新華信託在信託行業沒有存在感,到什麼程度?打個比方,新華信託上完廁所去洗手,手伸了半天就是沒水,為什麼呢?因為沒有存在感,水龍頭感應不到。

也有投資人稱:我是看到有信託公司破產了才知道原來還有新華信託這個公司。

 

2、新華信託真正體現市場化、法治化的風險處置方向。

破產歷來是市場經濟中風險管理的手段,新華信託破產也是如此。一個企業或機構破產的根本原因是經營出了問題,或表現在資產端,或表現在負債端,或兼而有之。新華信託破產,意味著經營不善的機構退出市場,本身就是市場優勝劣汰的過程,並為其他機構提供警示借鑒,促使其他機構更規範經營,更注重風險防控,從長遠看對行業健康發展是有好處的。

從金融風險處置角度看,新華信託破產更體現了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向。

破產是一個市場化的做法,經營失敗難以為繼,該破產的就得破產。進入破產程式後,行政層面的措施少了,都在司法程式中,也是更加法治化的。

採取市場化、法治化的處置方式,是一個積極的信號。對於經營機構、股東有警示作用,不要以為公司出了問題,最後是有人能救的,經營者和股東要承擔損失的。同時對投資者也敲響了警鐘,要打破剛兌思維,更加謹慎選擇產品,明確認識“賣者有責、買者自負”。

 

3、新華信託不涉及自然人投資者。

新華信託之所以破產成功,是因為不涉及自然人投資者,不涉眾。

新華信託在行業內幾乎沒有什麼存在感。在中國資管行業開始突飛猛進,尤其是信託行業快速發展的時期,新華信託就已經被按下了暫停鍵。原因在於2014年因為專案逾期,新華信託沒能及時處理好投資者、監管等各方面的關係,而被限制開展主動管理業務。這樣一來,新華信託就與隨後的行業大爆發時期失之交臂。

從另一方面來看,正是因為早早就停下了步子。也就沒有經歷《資管新規》帶來的劇烈的行業波動和調整,與幾家雷王也劃清了界限,沒有禍害自然人投資者。與新華信託同時被接管的新時代信託,經常被自然人投資者聚集上門討債、拉橫幅;反觀新華信託,即使破產,也從來沒有自然人投資者出來維權,一片平靜。從業人員、投資人茶餘飯後談到新華信託破產,只是在幸災樂禍看隔壁家房子起火,咖啡店裏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專業知識,劃個重點)如果嚴格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風險處置方向,信託公司如果破產,涉及自然人投資者的會如何處理?

最終要看責任如何認定。在破產清算中,嚴格按照法律的認定,就要對每一個產品進行界定受託人是否盡職管理。如果認定某個產品的受託人是盡職的,它最後造成的損失就投資者自擔。如果認定某個產品受託人是不盡職管理的,它給信託財產造成的損失,在司法程式中可以確認受託人對投資者需要賠償多少。在破產程式中,對投資者的賠償就轉換成破產債權,根據破產清算的程式去按比例清償。

 

但是,實踐中並不是如此。在信託公司整體暴雷後,如果涉及自然人投資者,並不會完全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風險處置方向,在兌付自然人投資者時會另開生面,單獨處理。

在幾家涉及自然人投資者的信託公司中,原中江信託、原安信信託、新時代信託都沒有破產,先後給出了自然人投資者的風險化解方案,大多數投資人上岸。

還沒解決的四川信託和華信信託,也在加快推進風險處置工作,並且官方表示已初步明確重組方。這說明:四川信託和華信信託也不會破產,出臺自然人投資者的風險化解方案只是時間問題。

因此,编者认为,新華信託的破產只是個例,是諸多因素疊加作用後發生的小概率事件,不會對信託行業產生實質的影響,更不會對金融體系產生實質性的影響,從業人員、投資人不用過於恐慌。

 

文章来源:信託圈內人

台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307號10樓之1
02-2712-8897

Follow us

合作夥伴

加入好友

Copyright © 2020 ICIA International Chinese Inheritance Academy.